与荔枝有关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未必是南宫尘,也许是那个人族妖孽所为!”几头老蛟可口吐人言,猜测道。

这句话说出来,可就真坏事了,暗中演化麒麟大圣隐匿身影的乌恒与孙义清都一阵心惊肉跳,他们敢如此大胆做此事,就是因为可借机嫁祸给南宫尘,若身份暴露,那人族可就得受到冲击了,邋遢老头可保一时,却保不了一世,毕竟他是中州的大圣,早晚得回到中州去。

但事情很快就出现了转机,修罗大圣直接持否定答案道:“不可能是乌恒,那小子的底子我在清楚不过了,虽本领了得,却还不能及南宫尘,几十位掌教他灭不了那么干净!”

拿乌恒与南宫尘的比较,修罗大圣更觉南宫尘略高一筹,那小子可是在自己亲自出手的前提下,逃生了出去,而乌恒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修罗大圣所言,连乌恒都觉得很对,在暗中点头,但那是五个月前的乌恒,现在的他早就大不相同了,实力突飞猛进,高涨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。

先不说突破化龙二境,光是圣剑决第九重就造就了他可怕的群体杀伤能力,并且加上不坏金身的护佑,那无敌的三秒钟足够让他在修罗大圣出手的情况下逃脱升天。

“也幸亏自己实力没有暴露,否则修罗大圣肯定会怀疑到我头上来。”乌恒在暗中松了口气。

“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有的时候太聪明,反而容易先入为主,错失了良机。”孙义清在旁边装神棍装道。

“呵呵,大圣果然英明,分析的字字句句都在理,我等怎么就没想到乌恒与南宫尘的差别呢!”

“是啊,大圣就是大圣,我等凡辈想不到的事情,您一扫便知!”

几头老蛟立即拍起了马屁,也认为此事必是南宫尘所为,殊不知乌恒与孙义清早在暗地里笑的肚子疼了。

阳光下的女孩怀抱一束小雏菊

不过修罗王却没有那个心情,不苟言笑,面罩寒霜,异族本就在也承受不起什么损伤了,如今死去几十位掌教人物,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呐,没有百年光阴,在难恢复。

这时,其中一头拉车老蛟噤若寒蝉的试探询问道:“您怎么不继续追击凶手呢?”

“哼,南宫尘就如一头泥鳅般,滑的太快,这么久时间过去,他肯定身不在北域了。”修罗大圣摇头,拳头握的嘣嘎响。

“圣主英明,南宫尘的确就如一头泥鳅,上次我们追赶了数个时辰,楞让他跑掉。”

“那家伙何止是一头泥鳅啊,简直如打不死的蟑螂,浑身七筋八脉都断了,还可能在咱们修罗大圣手中逃脱。”想起南宫尘的手段,九头老蛟都嘘唏感慨。

面对这群拍马屁的蛟龙,孙义清都有些无言以对了,忍不住低声哼道:“英明个屁啊,凶手明明就躲在们面前,还个个装的高深,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模样!”

乌恒鼓着腮帮,强忍住自己不笑出来,面部肌肉都些酸了,他道:“这下子,有南宫尘受了,得罪一位大圣,不会有好日子过的!”

今后的几日,北域一片凄凉,四十几位掌教人物身死,光是吊唁也要花个大半年时间,白色的素服人人都得穿,让无良的绸缎商人发了个闷财!

这件事情,轰动了整个天域大陆,异族几十位掌教人物前去祭祖山吊唁青蛇王,却忽然被冒出来的一个神秘之人翻手间镇杀,据悉是当年的西域魔体在出手——此事,连三岁小孩都熟门熟路的背诵下来,讲给小伙伴们听。

“异族这下子,是真折腾不起了,我人族会安静个百年。”

“是啊,南宫尘虽是个邪门歪道,但他与异族杠上,对我们来说还真是个好消息。”

“呵呵,就让他们狗咬狗吧!”

此消息对于百姓来说是津津乐道的谈资,但对于武修界的高人来说,却是个再好不过的信息,觉得近百年来,异族翻不起什么大浪了。

所有人都几近肯定乃南宫尘所为,只有真正几个知情人明白,幕后黑手另有其人。

譬如姬家的少部分高层,几天前一个姬家长老将九黎壶壶盖被南宫尘偷走的消息告诉乌恒,乌恒立刻就前往了北域,没几天,就发生这等事情,肯定与乌恒脱不了干系!

乌家之人则很多都心知肚明,觉得此事肯定是自家的神体在闹腾,不过这闹腾出来的动静也太惊涛骇浪了,将异族四十几位掌教人物钉死在山中,一个都没能活下去。

“哼,都说乌恒哥哥最厉害了,那件事情肯定是他所为,但别人都还不信呢,说什么连修罗大圣都认定是南宫尘在做怪!”乌紫婉扑闪着一双清澈美眸,嘟着嘴不快道。

“呵呵,别人不信最好,那样我们会少去很多麻烦。”乌石溺爱的在旁安慰道。

“可是,功劳都被南宫尘那坏人包揽了,乌恒哥哥岂不是很冤枉!”乌紫婉打抱不平,语气愤然。

“但仇恨也被南宫尘一个人包揽了啊,道理是一样的。”乌石意味深长的看了遥远的北方一眼,他知道身在那个地域的乌恒和自己想法肯定相同。

…………

茫茫北域,白雪连天,一座座雪山银装素裹,美不胜收。

乌恒开启天眼,看出了南宫尘遗留的道痕,一路追踪上万里,却不巧来到了明隐村。

“咦,他在此停留了一些时日。”乌恒来到明隐村前头,发出惊叹声,南宫尘怎么会来明隐村居住呢?难道他也发现了此地的不凡?

“怎么感觉越说越玄乎啊,的天眼难道真的有这么神?人家修罗大圣都没能找出南宫尘的一路行走痕迹,却被看见了?”孙义清抓耳挠腮,忽然觉得乌恒会不会是在诓自己,故作玄虚的假装看到了南宫尘曾经走过的脚步,一路带自己前往。

要真是那样,丢脸就可丢大发了,几天前乌恒说看到了南宫尘所走的遗迹,孙义清也同样一脸凝重之色的点头,说我也看到了,其实他啥都没看到,只是为了面子,转作看到了。

“不都看到了么?为何开启天眼的我会看不到?”乌恒露出坏笑揶揄。

孙义清届时明白自己说漏嘴了,做戏自然要做足,当做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,哈哈笑道:“此村魔气极重,南宫尘必然来走了一遭!”

“好像没有遗留太重的魔气。”乌恒忍不住翻白眼,一般魔修所过之处的确魔气极重,但强大的魔修都可隐匿气息的,南宫尘若在这里遗留太重魔气,岂不是摆明着等修罗大圣前来算账吗?

“哈哈哈哈,看来的天眼的确很神奇,但却比我的蛮荒眼差了那么一分,此地魔气怨念的确很重,只是功力不深,看不到罢了。”孙义清打着哈哈,脸皮厚到刀枪不入的境界!

“哈哈哈哈。”乌恒也冲着孙义清大笑起来,笑的后者心虚不已。

“熊孩子,不好好用功修炼,就知道装大牛傻笑,哎,朽木不可雕也。”孙义清深深叹气摇头。

“哈哈哈哈,是啊,朽木不可雕也。”乌恒笑的更为灿烂,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孙义清。

这下子,孙义清脸皮在厚,也明白乌恒的意思了,低头不敢再多言。

几番斗嘴,乌恒进入了村庄,这个村庄宁静而祥和,但家养狗却十分多,而且对外来者十分凶狠残暴,不停对着孙义清汪汪叫唤。

孙义清顿时纳闷了,“咦,这狗怎么老冲着我嘶吼啊,怎么不冲这看起来和文弱书生似的人吼?”

“这里的狗,都被当年的大黄狗收为小弟了,而大黄狗是我的小弟,小弟的小弟看到老大来了,自然不敢叫唤!”乌恒荣光散发的说道,只是他也很无耻,在外人面前说大黄狗是自己的小弟,其实当年他被那条狗咬的十分凄惨。

“大黄狗?就是那个老自称绝代仙医的无耻家伙?”孙义清也听乌恒提起过那货,来了兴趣追问。

“是的,就是那条死狗,不过两年多前一别,就没了踪影。”乌恒提起来时,难免有些伤感,以前日夜陪伴互咬,怎么说也有些感情,如今不知踪影,搞他的都有些想念了。

孙义清见乌恒眼中闪过一丝忧伤,难免正儿八经的叹息道:“哎,还真是人畜情未了啊!”

闻言,乌恒的脸瞬间就黑了,本来以为孙义清正儿八经时能说出句中听的话,没想到还楞是呛的人不轻。

途中,一位年迈拄着拐杖的老人步履阑珊的在石板阶梯上慢悠悠行走,虽老眼浑浊,却一眼认出了乌恒,激动颤声道:“,不就是两年多前来村子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年轻人吗?”

那时候乌恒身边伴随着一位绝代大美人,如此佳人忽然出现在这穷山僻岭中自然引人注目,而此,村长能认出乌恒,也是托了雪花的福分。

“是的,老村长没想到您还能认出我来。”乌恒微笑点头,觉得格外亲切。

“们离开前,留下了不少财物,我们自然得感激在心。”老村长皱巴巴的面庞露出感激之意,走上前来拉着乌恒的手道:“小楚她奶奶说一定会来村子里看望的,没想到还真是准,她奶奶让我带话给,说她们去寻星空古道了,若是有缘,肯定还能相见的!”

…………

 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