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头歌曲改编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小院处闹市之外,数街而隔,却似乎没了丝毫嘈杂,静谧清幽,如入深山。

肉眼似看不出丝毫奇异之处,实则此处乃第八城人气汇聚之外,闹市之外,清幽之中,却如阵眼一般。

到了这里,朱大海就有些不安,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拉住安奇生的衣角,连连摇头:“不去,不去。”

去了一身丹毒,这朱大海的‘猪龙’血脉又有觉醒,对于外界的感知变得更为强烈了。

此时,他就觉得走到了悬崖之边,再走一步就要粉身碎骨。

“到了人家的地盘,怎么能不见其主呢?”

安奇生拍了拍朱大海的肩膀,轻声抚平他心中忐忑。

吱扭~

说话间,小院的门缓缓打开,一个两鬓斑白的青年走出大门。

那青年鬓角染霜,眸似墨玉点漆,出得门来,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安奇生两人,目光在朱大海捧着的小鸡崽上停留了一瞬。

才拱手:

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

“先生既然来了,不妨进来。”

这,却不是修士之间的称呼了。

“嗯。”

安奇生微微点头,踱步走进小院之中,小院这个小,是对比闹市之中的大,实则并不小。

前后三进,有着亭台,有着花草,也有着一株老树。

老树约莫两人合抱,其色青翠,冠如华盖,遮蔽小半院落。

那老树之前,一个中年人负手而立,气息沉凝,乍一看,好似一座亘古矗立的山峰,脊椎若天柱,有着起伏,似乎下一瞬就要化龙飞走。

“爹,您说的那位先生来了。”

青年也不行礼,低声说了一句,就退到一边去了。

那边,却还有一个少女正自托着下巴在看着棋局,青年就是她的对弈者。

“天骄城许久没有这般热闹过了。”

中年人回身看向安奇生,淡淡说道。

安奇生看了他一眼,这中年人容貌雄奇,高眉阔鼻,双眼幽深,若晨星般亮着。

一身浆洗的有些发白的布袍遮不住其绝世风采。

这个中年人,却是天鼎帝。

这位千年前搅动风云,与离天圣地乃至于三大圣地有着千年恩怨的惊世人杰,天鼎帝。

“两年后不是要更加热闹?”

安奇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

几大宗门与冥月圣地对他的追踪从未停止过,却已经追到了天骄城,只是摄于这位天鼎帝的威势而没有动手罢了。

实则平静之下,已有暗流汹涌。

“是啊,很热闹。”

天鼎帝似有些感慨,又有些期盼的叹了口气,一摆手,地面之上就拔起一石桌,二石凳:

“先生原来,本该一尽地主之谊,请。”

这位天鼎帝态度温和,先让安奇生落座,又冲着远处的少女青年道:“老十四,去把我藏的那一壶酒取来。”

“老爹,我正忙着呢!让四哥去。”

少女白了一眼自家老子,瞪着自己的哥哥:“还不快去?等回来,我就落子!”

“唉。”

那青年摇摇头:“十四,之前,还有上次可也是这么说的,看来这局棋,足以下到老爹出殡了。”

“呸呸呸!”

少女有些不高兴的拍打了两下兄长:“老爹老当益壮,怕是熬不过他!”

“那谁知道呢?他这般做,可不一定活的过哥我。”

青年懒洋洋的看了一眼中年人。

中年人一瞪眼:“小崽子,还不去给我拿酒?”

青年无奈,这才慢悠悠的起身,走向后院。

“先生见笑了,我这几个孩子都没大没小习惯了。”

天鼎帝略显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这般天伦之乐,古今圣皇都少。”

安奇生轻抚桌面,感受着石桌的纹理,哪怕拔地而起的石桌,上面也有着层层阵法纹路。

天骄城乃至天鼎国无人不知天鼎帝。

这位坐镇天骄城千多年之久的帝王共有十四子,十三儿子一个女儿,这十四个孩子年龄差距却是极大。

小的如那十四皇女,据说不过二十许,大的如那四太子,只比天鼎帝小上不到百岁而已。

百年的差距放眼在两人千多年的寿元里,却显得微不足道。

说是‘同龄人’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的误差。

当然,这也不稀奇。

相传上古之时有一对天纵奇才的父子,父比子仅大二十不到。

本该是同辈争锋,却成了父与子争锋,双双封王,寿元万载,如今仍被引为美谈。

“圣皇……”

天鼎帝笑了笑,转而问道:“先生来天骄城已有数日,不知有何感想?”

安奇生凝视面前的天鼎帝,眸光深处泛起城中诸画面。

天骄城繁华如烈火烹油,百姓与修士和谐相处,甚至某种程度上已经没有了普通人,哪怕再普通的人,都有着不弱的血气,

各种设施,阵法也是他来到此界所见最为顶尖。

可惜,从那郑龙求等人记忆之中一点若有若无的线索之中他可以推算的出,两年后的诸王台开启,必然将爆发出惊世之乱。

东洲当代第一人这帽子够高够大,可其下却已然危如累卵了。

想了想,他开口了:“冢中枯骨。”

静!

小院顿时静了下来。

那清秀少女也被吸引了注意力,一双美眸定格在安奇生身上,面对她家老爹,敢这么说的人,可是真少。

“冢中枯骨……”

天鼎帝微微咀嚼了一遍这四个字,也不生气,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:“先生这四个字,用的恰当。”

他千年不出天骄城,以自身为阵眼,护持整座天骄城,又以天骄城合人气地运,看似连三大圣地,几大宗门都奈何不得。

实则危机从未远离,甚至越发逼近。

‘冢中枯骨’四个字形容他,倒是十分恰当了。

“酒来了。”

天鼎四太子托着一枚白玉酒壶缓步走来,打断了两人的交谈。

这位天鼎千年老太子,对于这家老子当然也还是有敬畏的,为两人分别倒酒一杯,方才看向安奇生:

“先生倒是看得仔细,不过,我倒是更想知晓,先生对于整个东洲如何看法?”

天骄城的困境,他们自己当然知晓的很清楚。

“东洲百国,子民亿万万,人族之地,修士乐土,凡人炼狱。”

安奇生沉吟刹那,给出回答。

东洲之地疆域辽阔,天鼎这般王朝过百,更有不少小的国度不在其中,虽地广人稀,但因其疆域足够大,人口也是极多极多。

且因为真正统辖王朝的宗门,圣地不与普通人争利,且需要海量人口为其服务,多半也是吃得上一口饭。

可,终究是修士的乐土。

“修士乐土,凡人炼狱……”

四太子与天鼎帝眸光皆是一动,这样的问题他们问过很多人,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评价‘炼狱’的。

“人有所居,有所食,先生为何还以为是炼狱呢?”

四太子神情微妙,继续询问。

“希望只靠老天,自然是炼狱。”

安奇生神色平静,淡然回答。

万阳界是他所见过,固化最为严重的世界,久浮界,人间道都远远无法与其相比。

古往今来三千万年,包括他这具身躯在内,任何人都有着‘王侯圣皇’的血脉。

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。

此界寻常人翻身的最大途径,就是‘天赋异禀’。

否则,终归是摸爬滚打于俗世之中。

修士太高,人太低,两者差距大到,修士交战殃及池鱼,凡人都只会叹息一句命不好。

而东洲的修士何其之多?

“曾几何时,我问过一长者,说世道如此,可是圣皇们希望的吗?”

天鼎帝带着一缕回忆,陷入沉思:

“那长者说,活着,已然很不易了,如今之东洲,之九州,人族鼎盛的背后,是先贤如山的尸骨……”

“此话说的不错。”

安奇生点点头。

万阳界三千万年,但自第一代天尊练出真形直至九境皆成,方才奠定了人族真正的霸主地位。

可在那之前,怀胎久,人口稀少,且有着漫长成长期的人族,始终是最底层。

万阳界人均怀胎四年半,且,降生之时孱弱无比,懵懂无知,除却生有宿慧之人外,绝大多数的人,长到十六方才算是成年。

且,如果不修行,仍然手无缚鸡之力。

比之生而不凡,数量又更大的其他异族,是并无优势的。

能一步步走到今天,靠的当然不是温良恭谦让,历代先贤尸骨堆积如山,的确不假。

万阳界如此,人间道如此,哪怕是久浮界,玄星,仍然如此。

“然后呢?”

见天鼎帝沉思不语,安奇生似乎也有些好奇。

“然后,我说,人孕五载,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,临池学书到长大成人,需要二十年!如此艰难的长成,为的仅仅是活着吗?”

天鼎帝长长一叹:

“活着,从不仅仅只是为了活着,也不应该是为了修士而活着……”

“那个长者,就是所杀的离天圣地长老吧?”

安奇生若有所思。

天鼎帝本是离天圣地千年前的第一真传,天资绝世,当时横推同代无敌手,是有希望成为离天圣地下一任掌教的。

没有人理解他为什么会叛逃。

此时,他却有些理解了,这天鼎帝是个‘异类’,修士之中的异类。

无怪乎直到如今,天鼎帝都被很多修士认为是疯魔,癫狂,走火入魔之人。

“那是我爹他师尊。”

四太子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天鼎帝,眼神中带着一丝疲累:“杀师叛教,真的值得吗?”

“有人呼风唤雨,享尽荣华富贵,且有寿元千载,有人贫病交迫,尝遍人间冷暖,却只有数十之寿…….”

天鼎帝长身而起,负手眺望远天:“天生万物不偏不倚,无有高下,他们,又凭什么将人分为三六九等?

历代先贤的尸骨之上站着的,是一群邪魔,他们如同一头头硕大无朋的虫子,在啃食着人族的血肉,吞吃着无数人的希望……

这,是比异族入侵更大的罪孽!”

 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