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阅读app官方安卓版

林寒对徐大川的安排还是很满意的,毕竟对张校长一家人的保护,还得靠军统局特勤队的人。不过徐大川这样的巧妙的安排,也多了一份保障,而且也不违反警察局的规定,惹不来别人的闲话。

这样安排也是林寒为张芸峰着想,因为张芸峰是一个时刻以戴笠为榜样,并不想因为特殊的安排而生出些是非来。

林寒见徐大川如此上道,对他的态度也显得客气了许多,两人都开开心心的闲聊了一会儿,林寒突然对徐大川问道:“对了,徐署长,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你和徐局长五百年前可是一家人,所以我们也不是外人,我不妨告诉你一个小秘密,徐局长可是一个很看重同宗之谊的人哟!你好好干,你懂的……”

林寒并没有把话说完,但是他相信以徐大川那灵活的小脑瓜,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大川听到林寒这话,先还愣了一下子,不过他马上就醒悟了过来,连忙笑着客气了说道:“多谢林长官提醒,我能够当上这个署长,多亏徐局长的栽培,我一定不辜负他的信任,林长官有事请尽管吩咐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林寒微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其他倒没有什么事情,徐署长做好你的计划中的事就可以了!”

徐大川会意的点点头,然后又起身给林寒添上了茶水,这时,就看到曹运福推门走进了署长办公室。

“小林,让你久等了,我已经安排好了,刑侦大队的人已经出发奔赴各出事地点,详细调查之后明天一早汇总情报。”

曹运福一边向林寒说着他的安排,一边短期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才继续说道:“我已经从局里得到了完整的伤亡数据,加上苗儿石码头,5个地方一共伤亡47人,其中死亡31人,重伤11人,轻伤5人。”

虽然这个数据和林寒预先估计的出入并不是太大,但是当他真正听到这个数据,还是感到有些哀伤和愤怒,在战场上面对面的厮杀不一样,他们可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。

林寒心中暗暗下了决心,这个仇一定要报,一定要为那些死伤的平民百姓讨一个公道。

他急忙站了起来说道:“好吧,这一份血债就记到这里了,我们先去诊所看看那两个家伙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?还能够从他们身上得出一些有用的线索。”

让宅男入迷的MM性感身段

说完这话,他突然停住了脚步,对徐大川问道:“徐署长,诊所你不用去了,你留在此处去抚慰死者的家属,从人道主义的角度,给他们一些抚慰金吧!”

徐大川点头答应道,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,还抬眼看了曹运福一眼。

曹运福对他一瞪眼说道:“按林长官的吩咐办,钱由你先垫着,回头到市局报销,这我可以做主。”

徐大川听曹运福这么说,脸上才露出了笑容,不过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林寒低声的说了一句:“林长官,我这警署才设立不久,人多经费少,现在只能勉强过日子,一时要拿出两个人的抚慰金,确实有些困难。”

其实自从林寒一进入警署,就知道了这间警署并不是太宽裕,他也没有必要召集乡绅开什么税收的会议,按照当年的一些规定,只有把税收上去了,才会得到一些经费的支持。

他对徐大川点了点头,又笑着对曹运福说道:“是啊,我也看得出来,徐署长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,我就拜托曹大哥回市局给徐局长进个言,以后经费上可以对我们苗儿石警署多多倾斜一些。”

曹运福知道林寒开口向徐中来为苗儿石警署要经费,徐中来一定会答应的,说不定以后还会对这个徐大川多加提拔,毕竟能够让林寒为其开口,充分表明了林寒对他的认同。

他笑着点点头,又对徐大川说道:“好啊!徐署长,你可要好好谢谢林长官,有他出面为你说话,我们徐局长是百分之一百会同意的。你就等着财务处给你打电话吧!”

徐大川听到这话,心头真的是一惊一喜。惊的是他没有想到林寒在徐中来的面前,竟然是如此有分量的一个人,心中还暗暗责怪季先生开始没有给他露底。不让他一喜的是,自己一切的应对都获得了这位林长官的认同,说不定这次自己是因祸得福,遇到贵人相助了!

徐大川连忙感激的对林寒说道:“多谢林长官的提携,我马上就按你的吩咐去办那些事情,请林长官放心,一定办得妥妥的!”

◇◇◇

林寒、马宝驹和曹运福一起,带着他的两个市行政大队的下属,在徐大川,排的一个警察的带领下,很快就来到了位于苗儿时街上的“郑世安西医诊所”。

这家私人诊所的规模不大,但是科目还很齐,除了常规内外科,还能拔牙取痣打火罐,敢情还是中西医结合。诊所里除了一男一女两个护士之外,而负责的主治医生就是郑世安一个人。

郑世安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,人倒是显得精神干练,和林寒起初担心的江湖游医,完不一样。

这会儿,诊所里的手术早已经结束了,郑世安听带路警察介绍,知道面前的这几个人都是来头不小的长官,而且他一眼就看出了林寒是他们当中的领头人。

他有些遗憾的对林寒摊手说道:“林长官,我这诊所条件简陋,我已经尽力而为了,后肩上中枪的那个人倒是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胸口上中枪的那个人,伤得太重,我是回天乏力了!”

林寒点了点头,还上前查看了一下中枪者的伤势,看其伤口包扎的手法甚是规范,然后又和郑世安详细的交谈了一会儿,他才明白了过来。

这郑世安医生倒不是浪得虚名,从小就家学渊源学习中医,成年以后转而学西医,虽然不曾出国留学,但是也在正规的医学院学习过,所以他一家诊所中西医都能治,倒是确有其能。

林寒对他说道:“我现在想问这个伤者些问题,不知道方不方便?”

“林长官,这个坚不中呛的人,送到诊所来的时候处于昏迷状态,其实他并不是因为枪伤所致,而是被人重拳集中的头颅,一时晕眩过去了。而在给他动手术的时候,是把他痛醒了。他现在只是闭目养神,并不影响和他交谈。”

林寒有些诧异的看了郑世安一眼,问道:“你给他动手术的时候没有打麻药吗?”

郑世安微微一笑,说道:“林长官我已经听说这人干的事了,所以要还是留着救好人吧!”

 Tags